回憶。

每次回到這個小空間, 雙手都會發癢,各種慾望想要讓用文字的方式發洩。 但是刪刪減減還是不知道該打些什麼。 我一直努力地保持這個小空間的擺設, 或許可以讓自己有個錯覺, 打開門就像是時光機器一樣回到那些時間, 或許有時候這種模式也算是一種折磨,但是也習慣那些回憶的陪伴。 這次回來打開門卻看到不一樣的光景, 格局被打亂、擁擠的感覺變成空曠陌生的景象, 瞬間伴隨著悲傷地感覺在腦海里蔓延開來。 為什麼不能夠保持著以前的樣貌? 回應卻是敗給了幾千年的傳統,許多回憶在一個時間點之後被踐踏、活該隨著時間的潮流消失殆盡、被新的一切無情的取代。 但是沒有時間悲傷難過,必須馬上開始進行每年最耗心神的例行公事, 直到這個深夜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能夠放鬆, 嘗試了把燈光調暗、從陌生的冰箱拿出一樣的四季春茶、抽了一口,坐在位置上開啟陌生的空白頁面、煙霧像是圍觀一般飄散在冷光周圍。 »

混亂 pt.1

8:54pm 自從選擇了無法回頭了轉眼也半年過去多, 但是都力不從心好像每天都在加劇症狀都, 想要逃離著崩潰的再加上大喊油門都不鬆。 崩潰後就像說的扳機就這樣扣下去的動作, 是不是能夠解脫回到自己家裡那溫暖被中? 卷一隻或許憋一口能夠到天上看兩佬他說: 不要氣餒不要被擊敗不要忘記自己的初衷, 永遠都是家裡最想念最擔心在外地別受凍。 這是成長的一部分不要讓人懷疑自己能力, 讓人不要追上也不要被別人弄到一敗塗地, 就像阿甘他跑的不停能夠讓人羨慕的傻勁, 不要傻吃苦當吃補這社會吃人吝嗇那情義! 能夠學會犧牲抓住機會不要讓人踩在腳底。 才發現好人不像南部的樸素的街道上的多, 大家都是為生活為家人為了自己自私的心。 沒有利用價值不聯絡、欠錢不還追到家裡去, 忠孝仁愛都當作放屁、禮義廉恥字典沒這東西。 看過去都是自私的自私的臉孔環繞在身旁, Life's a struggle 這句話其實所言不假、 »

不燃煙

沒有火的溫度沒有它的亮度但是有的迷霧是他好幾倍, 沒有臭的離譜但是香的有股讓人非常舒服的溫度。 有些刺的離譜有些柔的虛浮你我都知道那些敘述, 但是有的不如我們想的清楚就像羔羊的那種人物。 他們表現厭惡總是想要玷污對人類那美好的事物, 想要煙草荼毒賺了很多財富沒說董事基金那廢物。 報紙媒體投書各種牛鬼蛇神腦補的程度讓人卻步。 檢驗報告內容物、卻沒什麼在關注、但是知道加劇的程度,讓人想嘔吐。 健康捐變成廢物,壓榨人民的程度,卻不敢進行封鎖的地步, 只能到處散佈各種釣魚網路傳喚罪大惡極的人物, 冠上這些重物般的罪名躊躇就像太陽花般的憤怒。 網路上電子煙的報導紛紛擾擾,甲醛都不甲醛的檢驗報告卻沒有看過任何一種, 各種神人鄉民化學系,各種化學公式的拼湊解釋實際檢驗, 甚至拿出消防煙霧檢測的工具來證實這些謊言, 致癌不致癌物質散佈在空氣中每天都在吸吐, 人云亦云般的就像過街老鼠,不懂知足。 變成媒體的羔羊,被政治踩在腳下, »

Normal Night

每天晚上都要開啟空白的畫面, 等待著靈感衝擊,想要用思緒填滿這一片空白, 刪刪減減太多次已經不知道還能不能夠完成這篇文章, 但是總是面對空白,總是停止在末端, 讓人無法捉模的複雜思緒,總是在感覺出現前消逝, 讓人想要追尋那一絲末端,能夠找回一點點, 就算只是一點點,能夠填滿這一片空白, 至少多多少少能夠帶給我一點寂寞, 填補乏味的生活,帶來一點新的震盪。 能夠感覺不再只是活在迴圈裏面, 不再只是做每天都該做的聽每天都該聽的照表操課, 想要跳脫。 想要去夢裡。 »

夜夜夜夜 pt.2

夜晚再次降臨,不同的是如今空無一人。 老是在說孤單寂寞覺得冷,也是挺無趣的, 那就來說說我的事情吧。 最近我很認真在減重,說真的,是超級認真到我自己都會怕的那一種, 大概是已經跳脫舒適圈,總覺得該要做些什麼事情來補償一下。 平常只有在想的沒有做的只有看的沒有在說的, 想要大叫就盡情大叫,想要大笑就笑出淚。 想要大喝就爽快醉倒,想要睡覺就直接睡。 不用管太多,不要想太多,因為只會傷心又難過。 不要再回頭,不要又心縮,因為只會痛苦又重頭。 那就每天都當最後一天,每天都當最後一次過。 讓自己不再因為過去而回頭。 但是當我抬頭看著天空,回憶總是讓我手把再轉緊幾分,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