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

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睡著, 都在不同的地方起床, 時間不同意義也不同, 像是雜亂無章的文字湊合在一起, 每天腦袋中的思想都沒辦法有條理的湊成合理的文字, 壓力越來越大、越來越不能夠組合成完整的自己, 像是站在十字路口上、卻盲目的不知道該那個地方轉彎, 只能任由交通在身邊穿越,無助的如此可悲。 如何能夠控制思想、如何能夠控制心態, 能夠表裡不一的應對自如、能夠表裡不一的開心大笑⋯⋯ 是不是直到能夠隱藏一切情感的那一天人就會成功? 還是只是曇花一現? 像是流星一般瞬間消逝在沒什麼星空的夜晚裡。 唯一覺得自己活著的時候就只有在那台機器發出固執的喀嚓聲音、 在卡片上染出燒傷一般的痕跡之後,踏出老是發出怪聲音的大門, 我才覺得自己是真的醒來了,那一刻之前的八個小時就像在夢裡一般度過。 想要去些什麼地方,但是總是事與願違, 想要多些什麼人陪, »

深夜手札

如果跟自己的對話越來越少, 也就越來越少想法了, 或許這就是當出了社會之後、過度的忙碌會漸漸取代與自己對話的時間, 導致沒辦法擁有太多的想法, 或許也只是能做的事情越來越多、也越來越不可避免, 所以被同化,想法變得無聊,變得可以被輕易的取代,喪失無法被取代的那一面。 現在的生活就是白天上班晚上上班, 除了隔週固定回南部放鬆,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休閒娛樂, 還記得有一天晚上第二個老闆找我跟另一個同事去酒店陪老闆喝酒, 當三個人坐在十個人的包廂,每個人左右各一個妹子,才了解到為什麼酒店這個行業歷久不衰, 當白天承受了太多的狗屎懶蛋,回家也深夜了,當你想要找人說心裡話、找人當心情的垃圾桶,在一般正常生活排程中是沒有這種角色的,所以酒店出現了。 出現的目的很簡單:陪人喝酒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