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. 15

發現了讓自己保持放空的狀態越久, 忘掉的事情會越來越多。 以前成癮的小習慣好似回到身上。 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一種替代思考的方式, 感謝偉大的 Netflix , 每一天的尾巴,都能夠用無數個陳腔濫調的劇情讓人放空產生睡意。 煩惱的事情越來越少,每次再執筆的時候發現又變笨了一些。 在中間找出一個平衡點,越發困難, 在路上看到恩愛不再是能夠刻意忽略,而是格外刺眼, 各種回憶片段會在睡前的思考中突然插隊,在腦中重播。 但是起身、發現我已經自由,束縛著的回憶不再是累贅, 其實不想推開的擁抱著,擁抱曾經崩潰的回憶,享受痛苦。 睜開眼,望著周圍黑暗,只剩鍵盤的綠光亮著。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