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

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睡著, 都在不同的地方起床, 時間不同意義也不同, 像是雜亂無章的文字湊合在一起, 每天腦袋中的思想都沒辦法有條理的湊成合理的文字, 壓力越來越大、越來越不能夠組合成完整的自己, 像是站在十字路口上、卻盲目的不知道該那個地方轉彎, 只能任由交通在身邊穿越,無助的如此可悲。 如何能夠控制思想、如何能夠控制心態, 能夠表裡不一的應對自如、能夠表裡不一的開心大笑⋯⋯ 是不是直到能夠隱藏一切情感的那一天人就會成功? 還是只是曇花一現? 像是流星一般瞬間消逝在沒什麼星空的夜晚裡。 唯一覺得自己活著的時候就只有在那台機器發出固執的喀嚓聲音、 在卡片上染出燒傷一般的痕跡之後,踏出老是發出怪聲音的大門, 我才覺得自己是真的醒來了,那一刻之前的八個小時就像在夢裡一般度過。 想要去些什麼地方,但是總是事與願違, 想要多些什麼人陪, »

深夜手札

如果跟自己的對話越來越少, 也就越來越少想法了, 或許這就是當出了社會之後、過度的忙碌會漸漸取代與自己對話的時間, 導致沒辦法擁有太多的想法, 或許也只是能做的事情越來越多、也越來越不可避免, 所以被同化,想法變得無聊,變得可以被輕易的取代,喪失無法被取代的那一面。 現在的生活就是白天上班晚上上班, 除了隔週固定回南部放鬆,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休閒娛樂, 還記得有一天晚上第二個老闆找我跟另一個同事去酒店陪老闆喝酒, 當三個人坐在十個人的包廂,每個人左右各一個妹子,才了解到為什麼酒店這個行業歷久不衰, 當白天承受了太多的狗屎懶蛋,回家也深夜了,當你想要找人說心裡話、找人當心情的垃圾桶,在一般正常生活排程中是沒有這種角色的,所以酒店出現了。 出現的目的很簡單:陪人喝酒、 »

回憶。

每次回到這個小空間, 雙手都會發癢,各種慾望想要讓用文字的方式發洩。 但是刪刪減減還是不知道該打些什麼。 我一直努力地保持這個小空間的擺設, 或許可以讓自己有個錯覺, 打開門就像是時光機器一樣回到那些時間, 或許有時候這種模式也算是一種折磨,但是也習慣那些回憶的陪伴。 這次回來打開門卻看到不一樣的光景, 格局被打亂、擁擠的感覺變成空曠陌生的景象, 瞬間伴隨著悲傷地感覺在腦海里蔓延開來。 為什麼不能夠保持著以前的樣貌? 回應卻是敗給了幾千年的傳統,許多回憶在一個時間點之後被踐踏、活該隨著時間的潮流消失殆盡、被新的一切無情的取代。 但是沒有時間悲傷難過,必須馬上開始進行每年最耗心神的例行公事, 直到這個深夜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能夠放鬆, 嘗試了把燈光調暗、從陌生的冰箱拿出一樣的四季春茶、抽了一口,坐在位置上開啟陌生的空白頁面、煙霧像是圍觀一般飄散在冷光周圍。 »

混亂 pt.1

8:54pm 自從選擇了無法回頭了轉眼也半年過去多, 但是都力不從心好像每天都在加劇症狀都, 想要逃離著崩潰的再加上大喊油門都不鬆。 崩潰後就像說的扳機就這樣扣下去的動作, 是不是能夠解脫回到自己家裡那溫暖被中? 卷一隻或許憋一口能夠到天上看兩佬他說: 不要氣餒不要被擊敗不要忘記自己的初衷, 永遠都是家裡最想念最擔心在外地別受凍。 這是成長的一部分不要讓人懷疑自己能力, 讓人不要追上也不要被別人弄到一敗塗地, 就像阿甘他跑的不停能夠讓人羨慕的傻勁, 不要傻吃苦當吃補這社會吃人吝嗇那情義! 能夠學會犧牲抓住機會不要讓人踩在腳底。 才發現好人不像南部的樸素的街道上的多, 大家都是為生活為家人為了自己自私的心。 沒有利用價值不聯絡、欠錢不還追到家裡去, 忠孝仁愛都當作放屁、禮義廉恥字典沒這東西。 看過去都是自私的自私的臉孔環繞在身旁, Life's a struggle 這句話其實所言不假、 »

手札 1012-1013

10:22am 或許只是習慣陪伴,或許只是習慣,或許很愛。 10:23am 思想最近越來越跳躍了,或許是因為自己一人胡思亂想的時間越來越多了。 最近發突然發現 earpods 好的地方在哪裡了,安穩的坐在耳朵裡面,不會喪失太多世界的聽覺,音樂也能夠很溫柔的流進腦中,我竟然隔了3代才發現你的好,感到抱歉。 12:03pm 一轉眼又要中午了,今天發生了好多事情,但又覺得總是少了點什麼。 早餐終於有肉了,這大概是今天最值得開心的事情,再來就是期待午餐,再來就是晚餐。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