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悼念,只是兩個人的旅行。

又是新的一天,開始新的一篇文章.


早上睡很沈,夢很多,室友說我話很多。



舍監敲門,只是因為睡前手機靜音,因為臉書通知不好搞。


家人找,電話撥,聽到消息眼睛睜。


回憶無限,想法無限,瞬間清醒感覺真。


記得連幼稚園都還沒上幼稚園小時候,感冒發燒,


妳把我棉被包緊緊,讓我躺在客廳看著新聞,


社會時事不了解,矇懞懂懂學著ㄅㄆㄇ。


再大一點,幼稚園,外公牽著腳踏車帶我上學,


妳像是緊張的小孩,從家裡奔出,只因為忘記帶了水壺。


再大一點,小學,矇懞懂懂,假日一定會吃一次的麵,


那奇妙的感覺我永遠不忘,不餓的肚子越吃越餓,在越吃越飽的祕訣,


只有妳知道的配方,只有妳會的笑容,那配方我來不及學。


再大一點,國中,緊張的看我第一次穿上制服去上學,


每天不忘叮嚀的水壺便當盒,默默在家洗衣服弄晚餐,


偶爾補習沒有錢買飲料,偷偷塞給我對國中生時超大的一百元紙鈔,


笑笑得比着「噓」的手勢,而我從來沒有忘記多買一份。


再大一點,五專,每天早上從不耐煩地叫我起床上課,


沒有錢的時候塞給我對高中五專生時超大的一千元紙鈔,


緊張地笑笑叮嚀我不夠錢要跟妳說,而我從來都沒有再說不夠。


休學那一年,外公去旅行,妳在家變沈默了,晒衣服時不在唱著我熟悉的歌曲,


常常吃到的葉子肉卷(chi-na wu)也不再聞到,一個人做家事,一個人做飯,一個人。


再大一點,大學,擔心着我從高雄跑到台中讀書,我還記得我們出發那天,妳緊張的哭了。


「東西有沒有帶,棉被夠不夠,衣服夠不夠,錢夠不夠?」我還記得妳再出門前偷偷塞給我兩千元紙鈔,笑笑的比着「噓」的手勢,我從來都沒有跟家裡其他人說過。


每次我從台中回來妳都很開心,我沒有一次從台中回高雄後沒有抱抱妳,


我也忘記怎麼發生的,肺癌,吸入性肺炎,一堆有的沒的我糙他媽從來都不想搞懂的東西。


不知道是哪一次我回去,妳瘦了,說的話少了,聲音變小了,動作變慢了。


會好起來的,我那時候對自己說。


上個禮拜回高雄,妳瘦了,躺在床上,掛著面罩,看到我眼框紅紅,


心有靈犀,是不是最後一面不想問出口,


一定還在擔心我,有沒有吃飽,有沒有睡飽,有沒有身體不舒服,錢夠不夠用?


我很好,有吃飽,有睡飽,身體沒有不舒服,錢很夠用,妳不用擔心。


我知道,


外公出國旅行了,是先把路探好了,再來接妳一起去旅行,


愜意的旅行,一對恩愛夫妻,我反而為妳感到開心。


 Rest In Peace : My Dear Grandma. 1931/08/11 ~ 2012/05/31 0730

Ghost Writer

There is nothing here.

Kaohsiung https://th3nd.com

Subscribe to In Th3nd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

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!